隔代养育“交火区”:老人说了半辈子的话成了错?

文&排版|小小

图|网络

一二线城市的育儿大军中,老人撑起了半边天。
 
放学时间在幼儿园、小学门口排队等待接孩子放学的,工作日小区里推着、抱着孩子遛弯儿的,大多是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。
 
iiMedia Research的数据也显示,2019年中国家庭中大约54.2%的0-3岁婴幼儿由老人来照顾。

图源见水印

 

老人带孩子在生活上照顾得更细心,把孩子交给自己的爸妈带,子女更安心,解决了后顾之忧,有更多精力在职场打拼,同时老人退休后带孩子也享受天伦之乐。
这本是一件多赢的事,但是最近却听到几个妈妈跟我“吐槽”:

 

当听到2岁半岁的女儿跟着姥姥说出“占闲(可以)”“莫家(没有)”“条出(扫帚)”“义头(太阳)”的时候,我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普通话还没说利索,方言倒是学的有模有样,以后上幼儿园其他小朋友听不懂她说话怎么能行!

我委婉地跟姥姥说别教孩子方言,然后发现姥姥也很委屈,根本没有特意教,孩子在日常对话中听到就学会了。

 

80后、90后的父母这一代没有赶上全国推广普通话,所以他们大多一口地道的家乡话。让老人从现在开始学说普通话太不现实了,毕竟“乡音难改”。
 
每天朝夕相处的孩子又正处在学说话的关键时期。听着孩子用稚嫩的声音说方言,父母难免心情复杂,一个处理不好,家庭矛盾在所难免:

 

“劳心劳力帮忙带孩子还带出错了”

“我说了大半辈子的话,现在你不让我说?”

 

孩子同时学两种语言没问题!

 

这些妈妈为什么焦虑?因为他们担心孩子在方言环境中长大,会阻碍孩子学习普通话。然而众多研究表明,这个认知是错误的。

 

习得任何一种语言都需要具备两种能力:
统计能力,用于统计语音信息
掌握声音序列中的抽象规则,并且一般化这些抽象规则。
 
华盛顿大学Patricia Kuhl教授在一次TED演讲中提到,每个孩子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年都是一位“世界公民”,能够分辨所有语言中的所有语音。
 
在这近一年的时间中,孩子像一个统计员,收集并归类生活中听到的语音。过了这个时期,这个功能就像一下子被按下了开关,就此关闭了。
 
正如在实验视频中展示的,一名6-8个月的婴儿,不管是在日语环境中还是英语环境中都对ra\la表现出了明显反应,但1岁之后日语环境下的孩子对此不再敏感(因为英语有很多R和L音,但日语中没有,只有类似的中间音)。
他们从“世界公民”变成了“本地语公民”,只对自己生活环境中的语音敏感。

TED演讲《婴儿的天才语言能力》

 

所以如果孩子一岁前既有父母讲普通话,又有老人讲方言,那么他的语音环境更丰富。

 

方言+普通话不会延缓语言发展

还有家长担心:孩子在方言和普通话并存的环境中长大,会不会影响孩子掌握普通话的速度?
 
孩子会有一段时间不开口,或者混用,这是因为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,爸爸妈妈说普通话,爷爷奶奶说方言,孩子的小脑袋瓜里放了两套语言系统,要随时切换:
跟妈妈说话启用普通话系统,跟奶奶说话要抑制普通话系统,启用方言系统。
 
启用和抑制之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——认知控制。这种能力要到孩子1-2岁的时候才能发展起来,所以在方言家庭,孩子开口晚一点是正常的。
 
但放眼整个发展过程,他们会像其他孩子一样走过语言发展的每一个里程碑。
 
孩子在“方言+普通话”的环境中长大还有一些额外的好处。《育儿大师》节目的育儿专家就曾提到,挪威一项持续七年的实验表明,说普通话+方言的孩子,在情绪认知、记忆能力、空间理解力、问题解决能力上,都要高于只说其中一种的孩子。

电视节目《育儿大师》2019-02-14期

 

前面说了这么多好处,看这篇文章的父母如果有来自湖北的老乡,大家一定被嘲笑过ln不分,比如下面这个句话:
 
刘奶奶喝牛奶,我们读出来就是“刘赖赖喝流赖”。
 
家长就要担心了,以后孩子改不过来怎么办,入学后考拼音岂不是次次不及格?!
 
大家不要担心,“OPOL”策略可以有效降低语言混淆。

 

“OPOL”策略有效降低语言混淆

 

“OPOL”意思是“One person,one language”(一人一语),它最早是法国语言学家莫瑞斯·格瑞蒙特为了帮助儿童更好地学习两种不用语种的语言(比如汉语和英语),降低混淆而提出的方法。这个策略在“方言+普通话”学习中同样值得借鉴。
 
老人说方言不易改变,父母要做好自己的事:
一直说普通话,不要方言和普通话掺杂着说。

同时要注意的是,父母要确保自己给孩子的“输入量”足够,有时间多和孩子对话。

 

不要低估孩子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。也不要低估方言对孩子一生的影响。就像主持人汪涵说过的那样“普通话会让你走得更远,方言则会让你记住自己的根在哪里。”

如需转载,请在标题下注明“转载自 火花思维 m.huohua.cn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