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惯用激将法,孩子活得不是太苦,就是太累

​文|小小

图|网络 · 排版 | 小小

“你要是能自觉写作业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”
“算了,我看你也就这样了”
“天天就知道玩,跟人家xxx差远了”

 《奇门遁甲》片段

 

听起来熟悉吗?你是否也曾向孩子说过类似的话?
回想下,说这些话时你的内心真如字面上那样充满否定、嘲讽、甚至是侮辱吗?我想不是的,站在面前的可是你愿意付出一切去深爱的孩子啊。
 
那父母的真正想法是什么呢?我们来转码翻译下:
“孩子,我多希望你能自觉写作业啊。”“孩子,我相信你能做得更好。”

“孩子,加油,你并不比别人差。”

 

然而父母天生就是“心口不一”的专家,擅长把内心对孩子充满期望、鼓励的话,变成脱口而出的责难,企图用“激将法”让孩子变好。
 
选择这么做的父母,心底都默认着这样的逻辑:比起快乐等积极情绪,痛苦更具力量,要想孩子获得变更好的力量,我们需要打压他、刺激他,就像要想弹簧蹦得高就先用力按下去一样。

 

01

 

可现实告诉我们,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性格特点,面对父母的激将法他们并非全都如你想象中那样奋力反弹。

想象中
确实有些自尊心强的孩子,会下定决心,为了得到父母的认可,努力做好来证明自己。
现实
还有些自尊心强,但又脆弱的孩子,会因为受到伤害而用自暴自弃的方式来反击父母。父母心想“我是为了你变好,才故意说反话”,孩子心想“我都难过到自暴自弃,生气到故意犯错了,你咋就看不到,不来哄哄我”。

双方的真实需求都被对抗、负面语言和行为层层掩盖,得不到有效沟通,最后就演变成“来呀,互相伤害呀”。

图源自网络

现实
还有一些本来就胆小,没自信的孩子,会因为父母的话陷入自我否定,自卑加倍。还记得《少年说》里有一个小姑娘就在天台向父母说出自己的心声:“我不适合激将法,你们老是在这里打击我,我就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差。”

 《少年说》截图

父母说的那负面评价就像催眠一样,让孩子慢慢相信自己就是这样,尤其是遇到困难时,这些记忆会被瞬间激活且加深,“你看,我就像妈妈/爸爸说的那样没用,什么都干不成”。

孩子依靠父母来告诉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能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——心理学家海姆·吉诺特。

02

 

对于后两类孩子来说,长期处在激将法的环境下生活就会变得越来越苦。那选择证明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就好多了?
 
如果在孩子证明自己后父母能给予认可,鼓励,那确实挺好。可我们往往不会轻易收手,反而会因为吃到这些甜头,而把激将法作为育儿的常态手段。
 
一个永远都要不停地证明自己的人活得会有多辛苦?而且即便他获得成功也会一直不自信。
 
还记得《十三邀》有一期节目里,主持人和嘉宾徐峥聊到姜文导演的时候说,没想到在外人看来有点狂的姜文,会说自己平常是个很不自信的人。

《十三邀》片段

 

“他一直要跟他妈证明,我是一个厉害的儿子”,但结果是,考上中戏拿着通知书一脸兴奋地告诉妈妈时,妈妈只是拿来看了,啪扔一边,对他说“你那一盆衣服没洗呢”。

《十三邀》片段

 

他后来说了句话,揭示了那些不断向父母证明自己的孩子最后都会有的疑惑:“我不知道怎么能让她看见我做的事高兴”。
 
不知道你在看完这些,会不会也像徐峥导演有如此的触动:“他所有这个强的背后,其实都是为了证明他自己,突然觉得很同情他”。

《十三邀》片段

 

王尔德说:“使孩子品行好的最好方法,就是使他们愉快。”但我们却总忽视鼓励,不敢说爱,怕孩子骄傲、不上进,觉得只有先使他痛苦才能奋起反弹,哪怕不反弹也能提前体验未来会遇到的挫败感,磨练意志。
可我们却忘记了,孩子小时候正是依靠父母的认可、鼓励积蓄内心力量的时刻。
 
为什么父母在教育孩子时总显得那么拧巴?也许就像电影的那句台词一样:“爸爸(妈妈)太爱你了,可是他太不会爱你了”。

《小孩不笨2》片段

最后,我想借用黄伟文写给父亲的这段歌词结尾,与大家共勉:
不要不要假设我知道
一切一切也都是为我而做
为何这么伟大
如此感觉不到……

你爱我爱多些

让我日后走得坚壮些
任世间再冷酷
想起这单车
还有幸福可借……

任世间怨我坏可知我只得你
承受我的狂或野

如需转载,请在标题下注明“转载自 火花思维 m.huohua.cn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