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轼:集文豪与吃货于一身的奇男子

说到苏轼,大家熟悉的是那个北宋文坛的“苏仙”形象。 

在许多领域的顶级组合里,都能看到他的身影:

其实,除了这些语文课本上展现的人设外,苏轼还有着非常接地气的一面:吃货。 

这一点可是得到本人官方认证的:他自诩为“老饕”。

 

“盖聚物之夭美,以养吾之老饕”。——《老饕赋》

 

凭着吃货的自觉,苏轼的一生,都在诠释什么叫做“我生涉世本为口”。 

苏轼舌尖上的北宋 

苏轼虽有一身才气,但架不住新旧党之争的暗潮汹涌,仕途之路走得十分坎坷。尤其是“乌台诗案”后,被一贬再贬。

 

不过福祸相依,事业低谷,味蕾高潮。每来到一个新地方,苏轼都能准确定位当地的特色美味。

 

跟拍他的贬谪之路,就可以完成一部《苏轼舌尖上的北宋》

常州:拼死吃河豚
苏轼是爱吃鱼的,从他诗中我们就能找到关于鲫鱼、鲈鱼、鲤鱼的描写。 

来到常州之后,寻常的鱼已经不能满足他了,必须得向“扬子江中第一鲜”——河豚,下口了。在《示儿篇》里记载,面对有毒的河豚,苏轼的回应是“也值得一死!”

 

黄州:岁贡品野雉
根据地方志的记载,清朝之前这里的野雉一直都属于岁贡品。吃货苏轼又怎会放过它呢:切块,上锅煎。 

雄雉曳修尾,惊飞向日斜。空中纷格斗,彩羽落如花。百钱得一双,新味时所佳。烹煎杂鸡鹜,爪距漫槎牙。

——《食雉》

 

惠州:荔枝
而后,年近60的苏轼又被贬到惠州,那时的这里被称为是“蛮貊之邦,瘴疠之地”。不幸中的幸运是,在这里他遇上了荔枝,得以为用美食消减生活的苦闷。 

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

——《惠州一绝》

 

儋州:生蚝
现在的烧烤摊必备,夜宵网红——生蚝,满足了苏轼晚年的口腹之欲。 

对生蚝的鲜美欲罢不能的苏轼,还写信给儿子说,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,不过这事咱爷俩知道就好了,别跟其他人说,省得他们来分我的生蚝。

 

“己卯冬至前二日,海蛮献蚝。剖之,得数升。肉与浆入与酒并煮,食之甚美,未始有也……每戒过子慎勿说,恐北方君子闻之,争欲为东坡所为,求谪海南,分我此美也。

——《食蚝》

 

吃货的最高境界:创新菜式 

吃到一定境界,不甘于此的苏轼从美食家切换成烹饪师,自创了许多新菜肴。

 

比如,很多人都知道的“东坡肉”。

宋朝贵羊贱猪,被贬至黄州的苏轼以他那点微薄的俸禄也就只能买猪肉开开荤。 

但是,猪肉在当时的处境非常尴尬:贵者不肯吃,贫者不解煮。

 

这时候,苏轼就发明了最早的“东坡肉”做法:

 

净洗铛,少著水,柴头罨(yǎn:掩盖)烟焰不起。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

——《猪肉颂》

说这么多,其实就一清水煮肉嘛……呃~没关系,随着时间的流逝,它慢慢就升级为现在我们吃的这种啦。

 

有一就有二,从此之后苏轼在烹饪上的灵感不断,菜单上相继又出现了烤羊蝎子、东坡羮等等。

 

读完这样一个“吃货”苏轼,他在你心中的形象是不是多了一丝烟火气,更加立体了呢? 

就像林语堂在《苏东坡传》里说的那样,他就是一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,不然又怎么能一边历经宦海沉浮,一边做个欢脱的吃货。

 

好了不说了,我点的东坡肉到了~下次再见啦。

如需转载,请在标题下注明“转载自 火花思维 m.huohua.cn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