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再用棉花糖实验考验孩子了!

说到棉花糖实验(Stanford Marshmallow Experiment),很多父母都不陌生。上个世纪60年代斯坦福大学Walter Mischel博士在斯坦福大学的必应幼儿园招募了600名幼儿园小朋友进行了一项有关自控力的实验。

实验者把小朋友呆到一个房间,给每个小朋友一颗棉花糖,然后借口有事离开,让小朋友和棉花糖独处,并告知他们“只要在15分钟之内不吃这颗棉花糖,就可以再得到一颗作为奖励”。实验中的小朋友用各种方法抵御来自棉花糖的诱惑:蒙住眼睛不看、数数转移注意力、深深地闻几下棉花糖又放下…

15分钟过后,有三分之一的小朋友抵挡住了诱惑,得到了两颗棉花糖,另外三分之二的孩子在不同时间被眼前的诱惑击败。

棉花糖实验是一个追踪试验,随后的20年,实验人员持续跟进,对参加实验的孩子展开研究。结果显示,当年吃到两颗棉花糖的孩子,对比那些“只吃到一颗棉花糖”的孩子,在SAT考试中能考更高的分数,拥有更健康的体魄,工作更得心应手,普遍具有更强的竞争力。

由此,心理学家们提出了一个概念——延迟满足(delayed gratification)。自控力越强的孩子,延迟满足的能力相应越强,今后取得成就的希望就越大。

这么多年以来,棉花糖实验一直吸引父母的眼球,它简单可操作,将父母都关注的孩子几十年后能否成功的问题,转化成一个“因为A所以B”的公式,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个结论是著名科学家给出的,更增加了可信度。

我身边好几个朋友听到这个实验后就立刻买了一袋棉花糖,回家给孩子做棉花糖实验,看孩子到底具不具备成功的潜质。还有一些朋友格外迷恋训练孩子的延迟满足能力,时常有人会问“带孩子去商场,孩子喜欢的东西要不要立刻就卖给他?”

这样的做法和困惑,正是因为我们对棉花糖实验没有全面的了解。今天我想以我朋友实际操作的棉花糖实验为例子,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这个实验的一些思考,以及这个棉花糖实验的2.0版本带给我们的启示。

实验环境

在米歇尔的实验,孩子们处于一个封闭且单调的实验环境中,除了面前的棉花糖,没有任何能够吸引孩子注意力的事物,也就是说在那个环境里,棉花糖是唯一的诱惑。但是在家里有电视,有玩具,有绘本,很多事物的诱惑力对孩子来说要大于棉花糖。

年龄因素

在我们的大脑中,所有高级思维,比如,记忆、判断、分析、思考、操作….都是通过前额叶皮质完成,它对人的思维思维活动和行为表现有有十分突出的作用,孩子的前额叶皮质发育时间从4岁开始,所以在《棉花糖实验》一书中,米谢尔教授特别提出,年龄特别重要的因素:一般来讲五岁以上的孩子更容易做到延迟满足,因为四岁前的孩子前额叶皮层还没有发育完善,不可能具备延迟满足的能力。

被试人群的多样性

棉花糖实验在后来备受诟病的一点在于对被试人群的质疑:被试人群过于单一,参加实验的孩子全部来自同一个幼儿园——Bing Nursery School。孩子的父母受教育程度,家庭环境相似度很高。所以后人再次评估这个实验的时候,扩大的被试数量和多样性:被试来自从不同阶层和家庭,还纳入了宗教、种族、肤色、社会和经济等等更多的变量因素。

棉花糖想吃就能吃到么

我们做个假设:如果让一个衣食无忧的5岁孩子和一个每天挣扎在温饱线的5岁孩子同时做棉花糖实验,你觉得谁会坚持更久的时间?大概率上来说应该是前者。

也就是说,平时比较容易得到棉花糖的孩子,不会把眼前的诱惑看得过重,因而也更容易主动延迟满足。相反,经常无法轻易得到棉花糖的孩子,会把眼前的利益看得更加宝贵,一旦没有外人控制,就更可能马上占有这一稀缺物品。

听听米歇尔教授怎么说:虽然棉花糖实验吸引了身边很多家长的注意,让大家认为自控力决定了孩子未来的成就,其实这样简单粗暴的结论并非我的本意。延迟满足的能力与孩子日后的成功与否只是相关关系,不是因果关系。孩子能否取得成就,有很多影响因素。如果断然认为孩子在这个实验中经受住了诱惑,那么长大后一定会取得成就,这一定是对这个实验的误解。

2012年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的理查德·安思林(Richard Aslin)团队重新做了棉花糖实验。与米歇尔的经典棉花糖实验不同的是,安思林团队在实验中引入了对照操作。

他们把召集来的被试群体分为 A&B 两组,在开始真正的棉花糖实验先做了一个试验。

实验人员让两组小朋友用蜡笔画画,进行了一段时间后,两组实验人员跟小朋友说他们去取一些新的、更好的蜡笔来,然后就离开房间。

几分钟后,A组的实验人员如约拿来了新蜡笔,B组实验人员空手而归,说没有拿到蜡笔。

类似试验又进行了一次,这次实验人员向两组小朋友许诺的是贴纸,同样,A组小朋友如约拿到了贴纸,B组小朋友再次失望。

这个实验结束之后,实验团队引入了米歇尔的棉花糖实验,结果非常令人诧异:A组小朋友平均12分钟之后才吃棉花糖,但是B组平均只有3分钟,差距足足有四倍!

看到这个实验结果,不由得让我想起平时在生活中给孩子写下的那些“空头支票”:

为了让孩子上学不迟到,一边催促一边许诺给他的零食玩具

为了让孩子撒开抱着大腿的手,放我们去上班,轻易说出口的“一定早下班陪你”

为了让孩子好好写作业,随口答应的动画片时间

……

我们以为孩子还小,根本记不住什么。其实所有这些没兑现的承诺都在孩子心里埋下一颗“及时行乐”的种子,“第二颗棉花糖都是骗人的,只有眼前的最踏实,还是先吃“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“一鸟在手好过二鸟在林”吧。

2.0版本的棉花糖实验告诉我们,环境对孩子自控力的影响有多大,大人能否信守承诺会影响孩子的世界观建立。如果孩子在言而有信的环境中长大,内心就充满了安全感,那么即使是很细微的承诺,孩子也有足够的自信去等待。

下一次,当孩子任性不听话纠缠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控制住脱口而出的承诺。或者如果你承诺了,请一定信守诺言。空头支票不仅解决不了问题,还会损伤孩子的自控力。

如需转载,请在标题下注明“转载自 火花思维 m.huohua.cn”